raccangel寿尘

洛洛真帅
爱死他了
ww
我这么温柔真的不来勾搭一下吗——

摸鱼👌🏻

考试写完卷子不知道干什么的挣扎🙄

!!!

浣汐:

群星与弥漫物质集合,庞大天体横亘苍穹。银河系旋转宇宙,可逃跑太多星星便一无是处。


他却太不同,即使脱掉星星也不会寂寞,失去月亮也不甘平庸。我们生活在一座城市,概率大过欧泊褪失光色,大海弄丢鲸丘。但就是从未偶遇第五大道,或是相逢时代方块。


终于有一天幸运眷顾我,七十二亿分之一太过官方,彗星的尾巴坠落闪烁他。我叫住他,不说爱,却偏偏只谈此刻的风。




爱是他走向我时带来的风,太过眷恋温柔。






*听完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亲亲我,我的小猫咪】


强烈安利 很温柔的一首歌

自家员工……
老麦看着年轻其实是最老的员工了
刚入坑……(ー△ー;)

【言许】实验室⑵

哨向
年龄差(李泽言18 许墨26)

“午饭做好了。”李泽言挥舞着手中的锅铲,完全不在乎身上粉色的小狗图案的围裙。
许墨闻言缓缓睁眼,看见了那个板着一张脸的青少年。
自从李泽言被许墨从实验室救出后,他就暂居在这里了。许墨也从不过问他为什么不回家。意料之外的,这个看上去受到了相当大心理创伤的人做得一手好菜,看来以后也能当个大厨什么的。
然而这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并不能吸引许墨去用餐。
“还有,养了猫就早点说,”李泽言继续不苟言笑地挥舞锅铲,“大半夜的从门洞里钻进来一只黑漆漆的猫你知道有多吓人吗?”
当事猫忽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冲李泽言不满地发出“嘶嘶”声,又慢慢吞吞地趴到了许墨地腿上。
“散养的,你别介意。”许墨低下头,顺了顺那只猫的后颈毛。猫随即“咕噜噜”起来,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饭我等一下就去……”
“你是不是,”李泽言不知何时把锅铲放了回去,沉声道,“有什么事瞒着我?”
许墨立刻露出一张“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微笑,故意拖长声音道:“真是对不起,某人的初吻……”
“那不算。”李泽言内心燃起一股无名火,自己眼前这个善于微笑的男人好像从头到脚都蒙上了一层面纱,而他现在控制不住地想要撕开那层无处不在的薄雾,把许墨剥开。
——对,最好是扒光了扔到床上。
李泽言有些被自己的幻想震惊到了,一时的愤怒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泽言想什么呢,这么专注。”许墨抬头对上了李泽言炽热的目光,仿佛毫无保留地让他审视。
“吃你的饭去吧。”李泽言收回目光,有些气闷地回了厨房。
许墨这才起身向餐桌走去。那只猫也从他腿上一跃而下,钻出门洞,跑了。
“对了,我今天晚上有个饭局,晚点回来。”许墨歪头冲着厨房喊了一声,才动筷子。
李泽言手里拿着保温杯出了厨房,又把杯子重重地砸在餐桌上。“茶。”
许墨依然一筷子一筷子地夹菜,用眼神以示谢意。
临走前,许墨在玄关冲李泽言挥了挥手:“记得吃晚饭,别饿着自己。”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幼稚?“李泽言正跪在地上,寻找着沙发上任何一处可能掉落的猫毛。
“乖乖等我回来。”
然后就是关门时“砰”的一声。
许墨一出门,李泽言就觉得整个世界都黑暗了。
他看不见,听不见,也什么都碰不到了。只有桌上剩饭的气味越来越浓烈,让他想吐。他明明已经尽可能的少放调味料了,为什么还是这么难闻。
李泽言捏着鼻子蜷缩在原地,乞求能有什么奇迹发生。他忽然想起许墨告诉过他药就在客厅的茶几上,大概也算是另一种奇迹了吧。
于是他摸黑想站起来,却觉得头部受到了什么阻碍,可能是撞上茶几了。费力坐到了沙发上,开始用手在茶几上摸索。而那支管状的注射器离他的手只有几分米远。
一直到李泽言快要崩溃了才摸到那支注射器,他胡乱在后颈上一按,也感觉不到什么,只当是已经注射成功了,就向后一倒,躺在了沙发上。
——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
很快,李泽言就发现自己注射东西的肯定不对。
因为他的五感中的四感依旧封闭,而且有一种更具有侵占性的气味开始弥漫。明明是一种天天都能闻到的气味,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刺激着他最脆弱的那根神经。
——想要霸占他。
李泽言仅存的意识告诉自己,不对,那是许墨的信息素,他给自己打了整整一管许墨的信息素。
可是为什么茶几上会是许墨的信息素?用来缓解他症状的药呢?那个许墨没有回答的问题又是什么答案呢?
黑暗像深渊一样吞噬了他,当嗅觉也消失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应该是昏迷过去了。
“吱呀——”那只黑猫又从门洞钻了进来,纵身一跃到沙发上,舔了舔仿佛安详睡去的李泽言的脸,也窝在他身边打起了盹。

-TBC-

隐晦的东西太多了!!并不善于表达自己的设定……
以及信息素和向导素我记得是有区别来着,所以信息素并没有能安抚到李总……不如说是刺激到他了。
而且李总这个并不是神游!所以没事的!
有什么疑问尽管问!!我不介意剧透的ww

【言许】实验室

哨向
年龄差(李泽言18 许墨26)

part2http://raccangelachen.lofter.com/post/1f1c968d_ef18c1fc
ps:真的是言许真的是言许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气急败坏的怒吼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带起了阵阵回声。
李泽言没时间顾及手臂上流血的伤口,继续奔跑着,试图找到藏身之所。
他大口喘着粗气,感觉喉咙火烧似的疼。而金属的地面和光着的脚的接触也令他感到剧烈的刺痛,甚至有些站不稳。
一直到走廊的尽头,有一扇虚掩着的门。
李泽言想都不想直接钻了进去,还顺手把门关上,锁了起来。
他面色苍白直冒冷汗,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直接瘫倒在了地上。然而更加令他痛苦的是被感官放大无数倍的一切。手臂上伤口缓缓愈合时的瘙痒,过度运动后咽喉处的疼痛,排风扇转动发出的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化学药品混合后产生的刺鼻的硫磺味……
一切都是那么痛苦。
李泽言试图通过欺骗来安抚自己。于是他闭上了双眼,把自己蜷成一团。
在嘈杂的黑暗中,他听见了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嗒、嗒”地向他靠近。
他顿时寒毛卓竖,想爬起来逃走,却一丝力气都使不上。
“嗒、嗒”
又近了一些。
他现在已经能听见那人的呼吸声了,平缓而漫长,似乎没有太多恶意。
“乖,不要动。”那人突然开口说话,让李泽言着实吓了一跳。他倒是想动,只不过没有力气,连根手指都弯不了。
好像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扎在他的后颈上。
于是,现在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字“疼”。
“呃啊——”李泽言控制不住地嘶吼起来。那人的手在此时很配合地捂住了他的嘴。虽然那人没怎么使劲,但是李泽言觉得脸像被钳子狠狠夹住了,被捂得生疼。
虽然痛感只是瞬息之间,但在他的脑海里像过了一个世纪。
当李泽言能再睁开双眼时,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不是那种硬邦邦的铁板床,也不是冷冰冰的实验床,是一张柔软、温暖,甚至还有枕头和天鹅绒被子的席梦思。
于是他又把眼睛闭上了。
——我一定是在做梦吧。
他嗤笑自己那渺远的愿望,却不愿再度睁眼。如果这是真的呢?如果我真的逃离了“那个地方”,回了家?
“你醒了?”
那声音略微有些熟悉,温柔得不真实。
李泽言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这不是之前那个给他扎针的人吗。
“我是许墨,你呢?”
名为许墨的人脸上有同样不真实的温柔的微笑。
李泽言吞咽了一下,哑着嗓子道:“我……叫李泽言。”他紧张地攥住了被子的一角,双腿蜷缩起来,在被子下形成一个小山包。
许墨见他面部紧绷,眼神飘忽,轻声说道:“没事了,那些可怕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你已经逃出来了。”
闻言,李泽言又一阵恍惚。
——好疼,放过我。放过我。
臆想中的痛觉再次侵占他的大脑,黑暗中仪器的滴答声和墙上挂钟的嘀嗒声渐渐重合,许墨手里的玻璃杯也渐渐化成了电击器的模样。幻觉中的许墨一身黑衣,面色冷厉,俨然一个无情的人体实验者。
——不要过来!
李泽言的瞳孔剧烈收缩,用力一挥手打翻了许墨手中的水杯。澄清透明的液体洒了一地,还沾湿了被子和许墨的毛衣。
许墨赶忙凑上前来,按住他的双手,额头相贴。
“真的没事了。“
李泽言感觉自己紧绷的神经忽然放松了,眼前也没了那些实验仪器。而额头相贴的触感带来的冰凉只让他觉得自己越发滚烫。
“对不起。“
他小声道,双眼死死地往床下瞥,不好意思正眼看许墨。
许墨见他精神不再波动,也不再按着他,却转而捧住了李泽言的脸。
“你、你要干什么?“李泽言的声音颤抖起来,似是害怕,又像在乞求,但没有挣扎。
许墨不说话,缓缓地将自己唇靠近他的。
若即若离地碰了一下,就放开了李泽言。
此时我们的许教授心里想的是什么呢?
——如果他还未成年的话……我这是犯罪吧。
而李泽言像是被打了镇静剂一样,直接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这远远算不上亲吻的触碰在许墨的脸上带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TBC-


好啦那么竞猜时间!!
谁是哨兵谁是向导呢!!(送分题)

一个刚出浴的散发格瑞\^O^/
假装金用了美颜相机所以背景偷懒咯w

微笑的蓝二哥哥——
ooc惹……

哈哈哈哈我不要写文了我要画画
肉什么的不存在的

考前挣扎
还有两天就要上刑场了
给自己画个比姥姥开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