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cangel寿尘

我社保伊斯卡里奥(危险发言)

非常ooc的女指

但是有种【大人的感觉】

可能是醉酒后受了刺激🌝

当我选择了最后一天陪伴枢机卿


我真的爱他了

在滤纸上画的可爱枢机卿👌🏻

我吹爆正太

【Thesewt】Christmas ahead of schedule

www太太又写文啦🙏🏻

浣汐:

纯甜


骨科太美味辽1551


Go






 


  Newt从手提箱里出来时,月之女神已行至半载。


 


  他这时才得以松口气,挥挥魔杖,任贴身的风衣从肩上滑落,包裹着自己而悬停住。那绿色的小身影会意地从风衣领下挪出,顺着走到Newt肩头。风衣便再飞至门廊处的挂钩上,干净整洁得与那墙壁的昏灰污渍形成极不协调的对比。


  旅馆房间的小沙发也破旧得厉害,表皮开裂露出内里黄色的填充物。Newt却无暇顾及,一下瘫坐下来,合起眼时露出深深的疲倦之态,头发被压乱也在所不惜,偏要仰头依在并不柔软的靠背上。


  


  下眼睑再下一点的地方泛起了疼痛——直到这时Newt才察觉到。睫毛像雨后夏日的蝉翼,承受不住昨夜雨滴而轻轻颤动,最终不太情愿地翘起睁开。


  他抬起左手。指尖触及的地方有个小小伤口,一定是刚才在为那受伤的蜷翼兽包扎时,被它翼侧的尖刺划伤了皮肤。Newt无意处理,抹去干涸成深褐的血迹,又想阖眼,却猛地回忆起旅馆前台的接待员好像提及了什么事,可他的箱子当时正揣着只受伤的小生物,他不得不火急火燎地略过一切旁骛。


  


  明信片?


 


  Newt勉强忆起,勉强在沙发上坐挺,目光最终在一沓报纸上找到那张四角的硬质纸张。向上的那面是典型的伦敦夜景图,朦胧月下是一架驯鹿雪橇的剪影,背景的远方也闪烁着一星半点青松顶端的光亮。


  他将它拾起,拇指与食指旋转,眼前便是带字的那面——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字迹,那出现在他笔记的批注,战时的家书,甚至是所有关乎他的文档右下角。


 


  Theseus的字有力而简洁。


 


  Merry Christmas!


 


 


  Newt骤然被冻住了。


  他的余光能清晰地看见报纸上印刷出的日期:11.26。


 


   离12.25还有整整一个月,他却在今天收到了Theseus的圣诞贺卡。


  


  Newt瞬间像个戳破的气球败下阵来。拇指轻触及那深陷的字迹,似有恶魔的火焰在舔舐指尖,灼得火热。


  


  Theseus这么早就在想圣诞的事了吗?


  他无疑是想让我回去跟他一起过节的。


 


  目光落于不远处那沓当地报纸,头条便是有关近两天生物引起的惊慌。Newt怔怔地盯着它,脑海里不由想象出Theseus收到报告和诉讼后,第一反应竟是打探到自己的住址,然后寄一封定时的圣诞贺卡来。


  他低下头,额前的软发顺势垂下,遮挡住有些懊恼的眼睛。


 


  只有在这样夜深了的时分,Newt才会放任自己去想念他。


  他无疑是眷念Theseus的。可相比于哥哥费尽心思想地投寄祝福,自己却只能且总是以麻烦源泉的姿态出现在他的办公桌上,实在是太幼稚了。


 


  若不是这次的邮寄出了些问题——Newt猜可能是邮局忽略了Thesues定时送达的要求——他甚至一直以为节日贺卡只是哥哥对于所有人公事公办的客套。现在想来他错的离谱:所有其他人都有着单一的定局场所,不劳他提前操心,而只有自己行踪漂泊不明,导致Thesues总是一了解去向,就要匆匆投寄一封临近节日的问候卡片来。


 


  Newt胡乱地猜测着,之前总是断断续续地收到Thesues的贺卡一事,似乎也得到了解释。他开始坐立不安,扯扯衬衫领口,把目光投向无名的角落发会呆,最终,如最高法院的裁决一锤定音那样站起身。


 


  属于Newt的物品开始从小房间的四方向箱子飞来,他同时迅速地拿起房门钥匙,几乎夺门而出,一切慌乱止于那孔雀蓝的风衣的衣摆也消失在合上的木门后。


  房间里骤然静了。只有窗外的风在呼啸而过时,一只灰色的扁嘴动物悄悄从沙发一隅探出头。它暗色的小眼睛里几乎放出象征自由的光彩,却偏偏听见走道里一声戛然而止的转身,脚步声从楼梯口又退回来,踩得那地板咿呀作响。


  带锈的钥匙吃力地匹配好门锁,房门被推开,Newt压低的微恼声音响起:


  “Niffler!”


 


  他看见它时,小东西正抱着个来路不明的圆滚滚银币。他抱起它时它没有抓牢,圆币坠下,撞击木质地板发出沉闷又高音调的矛盾声响——早已没了人影。


  房间此刻才彻底静了。只有远方一两声火车的鸣笛在宣告游人的去向。


  


  


——————————————————————


 


 


  对于魔法部的傲罗来说,每一天都是充实至忙碌的。


  11.28日也从不例外。


 


  Theseus踏上公寓的楼梯,兜兜转转几层台阶,才来到自己的顶楼跃层公寓前。掏出的钥匙丁零当啷响着,傲罗的职业素养就在此刻察觉到一些异样。Theseus不动声色,只是魔杖已持于右手。


  


 


  老实说,Theseus踩完最后一阶楼梯时,Newt才醒。


  他在那实在舒适的真皮长沙发上躺了躺,在没开灯的房间里耳垂都烧起来,觉得自己实在太不雅观,于是有咕噜咕噜爬起来,最终坐上了一旁的单人皮椅。与旅店的小破沙发和十几小时的火车座位比起来,此情此景靠背贴合着身体的流线,真真的太过惬意。内心胡乱感叹着,再加上随处可见Theseus的生活痕迹,Newt的思绪相当放松,长期劳累终于在此得以释放。他像个神奇动物那样蜷在沙发里,浅浅地睡着了。


 


  所以此刻他是惊醒过来的。


  钥匙已经插进锁中在旋转了。Newt却忽一下站立起来,迷糊中鬼使神差地想要逃跑。他昏昏地挥动魔杖,就要使出再熟悉不过的幻影移形,可傲罗的速度不容置疑,黑暗中Finite Incantatem的亮光直击而来,撞破魔法,化为点点金屑散落四周。


  灯光骤然亮起,房门关闭也发出声响,Newt这时才算真正意义上地醒来,可再也挽回不了此时的局面了。


 


  Theseus不发出声响地站近了些,与Newt仍然隔着客厅的对角。Newt不知道他看见自己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他没敢那样理直气壮地直视Theseus。等到他终于抬一点头瞥向Theseus时,对方的表情已经被处理得很好了。这一眼之后——这Theseus要将它形容成“清晨幼鹿带雾的眼睛”的一眼之后——Newt又匆匆错开了眼神。他甚至动也不敢动,身体依旧定格在妄图逃跑的姿势,耳尖因为自己尴尬的临阵脱逃而泛红。


  Theseus像对待小动物那样,对待自己腼腆却从不妥协的弟弟,再小心翼翼接近几步,不动声色地在长沙发上坐下,前倾上身整理好散落的纸张。


  虽然Theseus极力掩盖,可Newt还是在那些文档上瞥见数次自己的名字,印有旅店地址和房号的纸张也被看见。期间Theseus终于开了口:


  “明明是用钥匙正大光明进来的,怎么偏偏不开灯?”


  


  被Theseus戏谑的语调问住,Newt不知所措,自己从未深思过结果,而提问者显然也没打算等到答案,只是抬起带笑意的眼睛望向他。


 


  “怎么回来了?”


 


  Theseus是高兴的。


  Newt准确无误地判断道,几乎在他话音刚落的瞬间,从大衣口袋里掏出那张温热的圣诞贺卡。Theseus愣了下——Newt这次观察得真切——他继而稍俯头笑笑,不做声,也不解释。


  Theseus再看向Newt时,后者难得的用那林鹿般执着透彻的双眸盯住自己。这让他心动,同时也察觉到Newt的面庞有些微微发白,于是稍稍翘起魔杖,在轻声魔咒中点燃了弟弟身后的壁炉。


 


  火苗灼灼摇曳,忽的袭来几分圣诞气息。


 


  Newt趁此机会换了个姿势,再转身面对Theseus时,发觉他浅色的眼眸闪着淡灰,有些危险地眯起。Theseus微微仰一个角度,在Newt被火光映暖雀斑的脸颊上揣测着一个小小伤口。他最终站起身,绕开横在两人之间的茶几,径直向Newt走去。


  Newt妄图后退,可身后柴火正噼啪滚烫着火星。他只得定定地等到Theseus在面前站定,看火光在他鼻翼投下明暗的光影,遮暗他半边面庞,只有左眼的炙热视线在紧锁自己右眼下方的伤疤,像在看待贪婪已久的猎物,蓄势待发。


 


  Theseus的身形突然动了,Newt感知到他将要前倾凑近,情感鬼迷了心窍,阖起双眼,只有那颤动不停的睫毛暴露一点无名的期盼。


  


  他感知到Theseus的唇冰凉地落在伤口上,是最有效的良药,却偏偏把那部分点着,在苒苒发烫。


 


 


  相见之间不短的间隙,每每让他们一开始时不知所措地维持着其实并不安全的距离——好吧,不知所措的其实只有Newt一人。紧接着就在一两秒,或是三句话的时间里,一切传言般的不合烟消云散。他们间的距离骤然拉得很近,通常,很快就演变成字面上的很近。


 


  


  Theseus的吻滑过Newt的雀斑,最后把自己埋在他肩颈的迷人凹陷里,隔着孔雀蓝的风衣,任鼻尖的一呼一吸尽数骚动着他的肌肤。Newt也被揽进Theseus的颈脖处,在对方看不见的角度悄悄摩挲着,悸动着。


 


  无需言语,早已交换了心跳。Scamander兄弟默契地噤声,把一切道不全的情感,那些思念、渴望、堕落、放纵和决绝,统统揉进一个亘古如斯的拥抱。


  谁让拥抱的定义向来模棱两可,正契合万寿无疆的效忠与厮守。


 


 


  良久,木柴安静的燃烧声中,谁的肚子却突兀地咕咕作响起来。Newt感到Theseus噗嗤轻笑出声,雀斑处泛些红,顺着对方的动作结束了这个拥抱。


 


  “饿了?”


 


  饿了。Newt点点头,额前的卷发小幅度一动。Theseus自然地接过他手上的手提箱,以长兄的姿态嘱托道:“你先坐会。我去帮你安放行李,然后就带你去吃饭。”


  


  Newt顺着他的意思走向沙发坐下,难得很乖,微仰头注视Theseus迈步上了楼梯,通向只有露台书房和主卧室的二楼——唯一的客房在一楼。他生硬地打断自己的联想,瞥开眼神。


 


  


 


 


  “Theseus?”


 


   他突然被叫住,在楼梯上转身俯视Newt,等待着下文。


 


  “那个明信片是怎么了…我是说…我的意思是,它为什么会这么提前送到啊…”


  


  “这个啊…”


 


  Theseus笑笑,握紧Newt的宝贝箱子继续往上走。


 


 


 


 


  “我特地去寄的加急邮件。”


 


 


 


 


!! 


 


 


 


 


—End—








 第一次肝他俩的文


 渴望激情评论👇🏻




  

【单人向】# 也曾是少年

比较胡言乱语和意识流x

意思意思看吧



iscario

蓝色的领结,黑色的马甲。

又是以往一样的千篇一律的完美外表,无处指摘。

他闪烁的微笑和言语都被神的期待笼罩,最终将自己隔在生锈的铁栏杆里,不再渴望援手。

从小聪慧过人,熟记教条,满溢着孩童的自信。永远都是完美,不容有错。

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都是朗基努斯之枪的种子。

他又和他们有什么不同。

同样被神眷顾,难道因为离神近了一些就成为了神的使徒吗?

白发的少年是他的恶魔,日益用卑劣的痛苦染洗心灵,拉他离开神的宫殿。

他必定妒忌指挥使。

从他成为神器使得那一刻,他就知道神不爱他。他宁愿被像蝼蚁一样蔑视,也不敢放弃追随,因为神是一切。

为神清扫障碍的萌芽越发蓬勃,他甚至以自己不虔诚的过去为由离她更近。

——只有我。

只有他才是爱神的。

别人只有敬和畏,将她捧在无人能见的高塔上,用自己的臆想揣摩神的旨意。

只有他才是爱神的。

他理解她,仰慕她,崇拜她。不仅仅是为能够见她,而是要送她这个世界当做见面礼。为了这个满足她心意的世界不论一次两次无数次的失败和成功他都不忘向她祷告。

那疯狂可笑的爱慕让神都嘲笑。他能触碰到巴别塔顶,却不能触碰神。他妒忌指挥使,因为指挥使离神最近,伸出手指就能跨越一线。他妒忌其他神器使,因为他不完美,他不是神最好的贡品。

同僚、长辈、孩童,能补足他的“完美”的人都是蝼蚁,都是为了供奉神的垫脚石。

指挥使是什么?

指挥使是一块好看的垫脚石。